大公网

大公报电子版
首页 > 生活 > 教育 > 正文

?张九龄《望月怀远》 借月思亲 自诉淒凉

2022-05-17 04:24:02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初唐诗人张九龄(678-740)的诗,以和雅清淡著称,寓意深远,对扫除唐初所沿习的六朝绮靡诗风,贡献甚大,被誉为“岭南第一人”。他是韶州曲江(今广东省韶关市西)人,多年前,我参加旅行团到韶关,车上导游讲解细致,印象尤深。

  《望月怀远》是一首五言律诗,张九龄作于开元二十五年(737)遭贬荆州以后。诗中通过对月夜怀念亲人的形象刻画,表达了对亲人深沉怀念的诚挚之情,婉转地反映了遭贬后孤独冷漠的处境和悲凉痛苦的情怀。

  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情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。灭烛怜光满,披衣觉露滋。不堪盈手赠,还寝梦佳期。”

  诗一开头即直接点明望月怀远。“海上生明月”,以白描手法,从大处落笔,让我们仿佛看到一轮明月从海平面上慢慢升起、海天相接的旷阔辽远境界。“天涯共此时”,化用谢庄(421-466)〈月赋〉的“美人迈兮音尘阙,隔千里兮共明月”而来,诗人对着明月,悠然想到自己所思念而在远方的人也同时望月,彼此相隔异地,在此时共此明月,互相思念。上句一个“月”字,既是离人联系的纽带,也领起全诗;下句一个“共”字,在诗法上相当重要,一笔双写,将遥远的两地牵合在共同点上,既引出下面三、四句写“情人”望月的情态,也伏下五、六句写“自己”的情状。

  三、四句颔联“情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”,承“怀远”而写。诗人从对方设想,写“情人”怨恨夜长,整夜相思不寐。诗人越写“情人”的“怨”,就越能表达自己真挚深厚的思情。“夜”的时间长短固定,不会因人熟睡而变短、失眠而变长,但人却因思绪不宁而致长夜难眠。诗人将主观感情的“怨”,表现在客观情境上,由“竟夕相思”而“怨恨”秋夜漫漫,相思也愈见深重。

  由景入情,情景相生

  五、六句颈联“灭烛怜光满,披衣觉露滋”,诗人从写“情人”返回写自己在中宵接近清晓时分的情状。诗人原先是从室内窗前看见月的,皓月当空,光亮洒满了房间,他本想灭烛而睡,无奈月光使他思念之情越来越深,以致睡意全消,于是索性披衣出门,漫步在庭院之中以排遣愁思,不知时间过了多久,只觉得夜露越发滋生浓重。诗人怜月光满室,感夜露湿衣,突出了他的怀远深情和激烈的内心活动。“怜”、“满”、“觉”、“滋”四字,写人写月,曲尽其妙。两句对仗极为工整细致,而且一气贯注,格调高古。

  结尾二句“不堪盈手赠,还寝梦佳期”,诗人想抓一把月光赠给远方的“情人”。月光“盈手”,实在想像奇特,但却反映诗人的情真意切;说“不堪”,正正说明“盈手赠”之不可能。不错,月光是无从相赠的,但却可寄托亲密的情思。诗人渴望与“情人”相会,现实既不可得,那就只好寄托于梦境了;诗人希望作一个好梦,实现相会“佳期”的心愿。然而说到底,梦境中也许见到对方,但醒来如何?诗人没有交代,那无非是更深的迷离和怅惘!

  全诗以明月起兴,以明月终篇,始终成为诗人抒情的脉络,一句一转,一气呵成;从望月写到怀人,从灭烛写到披衣,由室内写到室外,从月升写到月沉,由相思写到入梦,由景入情,情景相生,创造了清丽而悠远的意境。

  陈树渠纪念中学校长、粤语正音推广协会主席 招祥麒博士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